品牌资讯

胡辣汤“方大同”败给歌手方大同,30多家门店被迫改名

2018-06-13 11:52:41 广州国际火锅文化节 阅读

在长达两年的上诉时间里,方大同胡辣汤的创始人康长喜,为了争夺商标花费了巨大的金钱和精力,他的遭遇给餐饮人带来哪些启示?


◎ 餐饮老板内参 白刘阳 王玲


图片关键词

△康长喜在他的胡辣汤门店前


2018年5月底的一天,方大同胡辣汤创始人康长喜正在位于郑州市西大街的店面内给员工开会,突然收到了一封EMS邮件。邮寄员电话告知康长喜,“重要邮件,必须本人亲自去取”。


晚7点,康长喜打开邮件,“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几个大字,赫然出现眼前。


康长喜整个人都懵了,已是二审,再无翻案可能。这就意味着,创立了六年之久,有30家店面的“方大同胡辣汤”,将不得不改名。而这,可能给品牌带来巨大损失。


6年前,为借势他用一个地名做品牌名


2012年,康长喜创立了“方大同胡辣汤”,之所以起这个名,也是为了在早餐的红海中快速建立起品牌认知:郑州有一家知名的胡辣汤品牌——“方中山”,而以“方”姓开头的胡辣汤店数目也不在少数,于是他决定借势,也以“方”字打头。


另一方面,他认为单音节的字读起来更顺溜,比如狗不理、同仁堂、海底捞,就更容易被顾客接受。所以后两个字选了单音节地名——“大同”。


2013年,康长喜向国家工商总局申请“方大同胡辣汤”的商标注册,2014年12月,工商总局对商标申请进行了核准。


2016年4月18日,工商总局下发了裁定书,认定商标无效。原因是名为方大同的一名歌手认为商标侵犯了其姓名权。


而在此之前的2015年5月,康长喜其实就已经接到歌手方大同委托律师发来的函,明确指出,康长喜的商标对自己构成姓名侵害权。


对于很少关注娱乐圈的康长喜来说,他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方大同其人,更没有想到,自己创立的胡辣汤品牌,会与歌手同名。


图片关键词

门店采取原木白墙的日式装修风。


而且在自己的苦心经营下,品牌的发展越来越好。门店不断升级,去年6月,第三代店也就是西大街店建成,原木白墙的日式装修风,单店面积达200㎡以上,打破了消费者对胡辣汤都是路边摊的印象。


目前在河南拥有直营和加盟店30家,成为当地胡辣汤品牌中排名靠前的实力派。


所以,当看到裁定结果那一刻,康长喜就决定通过法律手段来保住“方大同”的名号。上诉之路也由此开始。


虽然信心满满,但上诉却并不简单



令他欣慰的是,经过媒体报道,这个案件在网上引发了大面积讨论。一时间,全国各地多家律师事务所都给他打来电话,表示“非常愿意承接他的案件”。


图片关键词

△日式装修环境跟普通胡辣汤店感觉大不同。


大鱼餐饮学院特约讲师、康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侯其锋律师分析,很多律所之所以愿意主动接受,一方面是因为终审结果出来之前,理论上还有赢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因为有明星和草根互撕的元素,案件本身有一定的关注度。


只有初步想法,还没有想好具体对策的康长喜,选择了郑州本地一家律所。


可是,不久后他发现,本地律所沟通起来虽方便,但业务却“不够专业”。3个月后合作终结,4万元的代理费打了水漂。


2016年10月,经朋友介绍,康长喜又找了一家北京的律所,支付了2.5万元的代理费。但事情进展缓慢,亲自跑到北京才发现,这家公司比郑州的那家还差,“根本不是律所,只是一个代理注册商标的小公司,加上老板不到10个人……”


似乎迎来了曙光


一个月后,康长喜在北京又找了一家“大”律所。


说“大”是因为这家律所有100多人,占了写字楼整整一层。康长喜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进入了一间会议室,事先准备好的PPT正在等待着他。


“我们在上海、广州、深圳、重庆等全国多个城市都有办事机构,向您这样的案子之前已经打过很多次了。放心,这个案子交给我们肯定能够给您打赢,我们很多工作人员都是法官、审判长出身,经验丰富……”对方做完报告,打包票说。


为了自己的品牌,康长喜一咬牙一跺脚,一下刷了8万块给这家律所,“那张卡被刷爆了”,此后,这家律所又追加了许多其他费用,“一共花了10万还多”。


经过半年多的准备,一审开庭。


2017年9月,海淀区彰化路18号,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出现了以下一幕。


图片关键词

△歌手方大同


被告:方大同作为全国知名歌手,康长喜“理应知晓”其姓名。康长喜未经方大同许可,擅自将其姓名进行商业使用,已对他人姓名权构成侵权。


原告:你说方大同是全国知名的歌手,那你能哼两句他的歌吗?


被告:……(哑口无言,无一人能哼出方大同的歌)


庭审结束后,康长喜颇为满意,对诉讼结果充满了信心。于是,他约了几个北京餐饮圈的朋友去喝酒。


喝酒间隙,朋友问起了主审人的名字。他说出名字后,朋友沉默了几秒,随即告诉他,这个法官名下,“没有一个案件有转机”。


听完这句话,康长喜的内心“咯噔”一下,阴云再次笼罩在他的头顶。


彻底败诉,悬赏求名


几个月后,康长喜收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行政裁书,一审败诉。他对于判决结果不服,遂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结果,还是出现了开头那一幕。


看到裁判结果后,康长喜一夜未眠,独坐至凌晨四点。


图片关键词

△康长喜曾在一家门店给顾客盛汤


6月10日,决定重新振作起来的康长喜在郑州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重金悬赏,征求店名。


康长喜说,自己一晚上想了70多个名字,公司团队和朋友也帮着起了不少名字,加一起得有200多个了,但是要么不满意,要么不能注册成功。


“胡辣汤本身是种民生食物,很贴近老百姓,想听听市民有什么好想法,一旦采用,愿意拿出10万元作为奖励。”


康长喜表示,若能采用,这10万元的支付过程一定要在相关法律的公证下完成,用他的话说:“不能再吃知识产权意识淡薄的亏了。”


与康长喜相熟的拌调子热干面创始人大侠认为,对品牌来说,虽然改名是一次大危机,但是同时也是一次大机遇。比如喜茶,最初就是由皇茶改来的。不妨顺势而为,索性就将方大同胡辣汤改名为“康长喜胡辣汤”。


给餐企的3点启示


大鱼餐饮学院特约讲师、康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侯其锋律师表示,我国案件审理采取的是两审终审制,该案二审审理程序已经终结。判决结果将无法改变。


当然,康长喜的遭遇也绝对不是个例。内参君发现,因为商标问题,中途不得不改名的品牌还不少:


“深圳日日香鹅肉饭店”,被山寨困扰,更名为“陈鹏鹏鹅肉饭店”;


“宽板凳”火锅,因为“宽板凳”被其他公司抢注,被迫改名为“井格”火锅;


“皇茶”,商标无法注册,面对山寨行为无法维权,最终改名为“喜茶”。


山炮李记串串,没有及时注册商标,导致大量山寨占领市场,最后改名“石灰市李串串”


……


所以,商标可以说是每一个餐饮老板的必修课,碰到这种事很有必要看清其中的门道。


图片关键词


侯其锋律师给餐企注册商标提出了如下建议:


❶ 首先,应自行判断拟申请的商标是否能够注册。


比如,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均不得作为商标注册。例如若以“大同胡辣汤”申请注册商标,大同是山西省的第二大城市,因此该商标也无法注册。



❷ 其次,核查商标是否侵犯了他人的在先权利。


即如果他人注册在先,或者出名在先,那么这个商标同样不能注册。在这个案件中,法庭认为歌手方大同出名在先,因此康长喜注册的“方大同胡辣汤”商标属于无效。



❸ 如果商标可以注册,在注册商标时应该尽量将能够注册的相关商标一并注册。


以原名为“宽板凳”的井格火锅为例,在改名井格之后,特地拿出30万元,把与井格有关的全球全品类商标全部注册了下来。


再比如麦当劳,提交申请注册的商标就有770件,目前有效商标是360多件。麦当劳把所有的产品名称都注册了商标,只要跟麦字有关的,都被注册成品牌,这就是为什么麦当劳没有人能成功侵权的原因。


零售、外卖等新模式兴起之后,也不妨注册下来,已经有品牌的“外卖”被抢注而不得不花大价钱回购……